首頁>校友>校友活動>正文

校友 /

Alumni

EMP学员万飞 万家无暴,为你撑起一片蓝天


  從警30年的他,爲何專職反家暴?本期EMP故事與您分享EMP2020春季班(13期)新生、湖北監利縣藍天下婦女兒童維權協會會長萬飛的公益故事。



  萬飛

  EMP2020春季班(13期)

  文雅EMP獎學金獲得者

  湖北監利縣藍天下婦女兒童維權協會會長


  中國2.7億個家庭,24.7%存在家庭暴力,平均每7.4秒就有一位女性受到丈夫毆打。每年有15.7萬婦女自殺,其中60%因爲家庭暴力導致。這是來自全國婦聯的統計數據。

  在大多數國家遭受暴力的女性中,僅有不到40%的人曾尋求幫助,報警的不到10%。在中國,受害者平均遭受35次家暴後才會報警。這是來自聯合國的調查數據。


  作爲湖北省監利縣公安局法制大隊民警,從警30年來,萬飛接觸了大量家暴警情,他發現家暴的核心問題是受害者求助難。作爲監利縣藍天下婦女兒童維權協會(簡稱藍天下)的發起人,萬飛的微信裏每天都會收到家暴受害者的求助。發起反家暴項目“萬家無暴”這四年多,離家暴受害者越近,萬飛發現自己身上的擔子越重。

  爲了解決家暴求助難,“萬家無暴”探索出“婦聯+公安+社會組織+X”的聯動機制,這也成了萬飛50歲後努力要做成的事。

  從警界跨入公益界

  1989年,萬飛從華東政法學院犯罪學系(今華東政法大學)畢業,加入湖北省監利縣公安局工作,成爲中國公安機關首批基層法制民警,長期從事執法工作,規則的意識已經融入血脈。

  “我愛琢磨,發現一個問題後,會思考可能的解決方案,然後一個個去試。當發現這些方案有效以後,我的快樂之源就打開了。”萬飛對解決社會問題樂在其中,走上了爲家暴受害者、留守兒童、孤兒等受助群體脫離困境的社工之路。

  2014年,成爲萬飛人生的重要分界點。時年47歲的他不再安于現狀,從埋頭苦幹的工作中猛然擡頭,“跨越工作的邊界,我還能做點什麽?”

  那一年,连续发生的女大学生受害案触动了万飞,他想为保护女性安全做点事情。通过法治大宣讲活動,万飞第一次有机会接触社会工作,在县妇联的引导下,他开始关注妇女儿童维权工作,随后成立“监利县蓝天下妇女儿童维权协会”,2015年在民政局正式注冊。


  社會工作是新興學科,哪怕自費,全國各地只要有相關培訓就去學習。”49歲時,萬飛考取了社會工作師證和心理咨詢師證。

  6年來,萬飛邊學習邊實踐,但項目規模化達到一定階段後,機構發展進入瓶頸。爲了更系統、專業地學習公益知識,2020年春,萬飛申請報讀了國際公益學院國際慈善管理課程(EMP)。


  反家暴的社會支持系統

  藍天下成立之初的願景是想給監利縣的婦女兒童撐起一片藍天。但是,婦女和兒童的權益範圍很大,萬飛和團隊也不知道從何做起。

  2015年3月,接二連三接到的家暴求助讓萬飛找准了方向,藍天下和縣婦聯共同發起反家暴項目“萬家無暴”。


  作爲反家暴的介入策略,多部門聯動的合作機制得到社會組織廣泛認可,但公權力部門的認知與動力弱,是制約這一機制有效發揮作用的主要障礙。

  由北京沃啓公益基金會編著的《2018反家暴社會組織現狀和需求報告》顯示,就參與調查的反家暴社會組織與當地各機構和組織的合作程度,合作最爲緊密的是社工機構,其次是媒體,再次是公益領域的法律服務機構,婦聯排在第4位,心理醫生和心理咨詢排在第5位,人民法院、政府的法律援助機構和公安分別排在最後的三位。

  在萬飛看來,2016年《反家庭暴力法》頒布後,給了公權力足夠清晰的法律依據。社會組織聯動公權力部門,是解決家暴求助難的“命門”。

  因此,“萬家無暴”探索出“婦聯+公安+社會組織+X”的聯動機制,婦聯出資購買服務、負責與政府機關溝通協調;公安機關及時分享警情,及時出警並依法處置,提供家暴傷情鑒定;社會組織收集信息,回訪,提供心理疏導、法律援助等服務;X可以是法院、民政局等部門工作的工作人員,比如民政局爲家暴受害人提供庇護等。

  “這構成了一個有效的反家暴社會支持系統。”萬飛說。


  通過“公益木蘭”的支持,“萬家無暴”項目快速成長,入選中國好公益平台優質項目,被湖北省婦聯定制,作爲示範項目在全省推廣,邁出了規模化的步伐。“萬家無暴”還榮獲鳳凰網行動者聯盟2018公益盛典“年度十大公益項目”,萬飛感歎:“每登高一步,總發現前路更遠。”

  如今,萬飛從一個不會寫公益項目書的門外漢,逐步成長爲懂得連接各方資源,有效解決社會問題的跨界公益人。他推崇“技術公益、有效公益”,用智慧和行動爲受助者帶來改變。

  爲了更自由地投身公益,萬飛已辦理提前退休,未來他將以藍天下爲平台,持續建設萬家無暴的品牌效應。他給自己和團隊提了很高的要求,“有沒有專業服務能力,這非常關鍵。終身學習是藍天下的價值觀之一。”


相关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