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校友>校友活動>正文

校友 /

Alumni

EMP校友 Wilson何韫能和他的公益创业之路

  

  何韫能

  EMP2018春季班(9期)

  師兄指路創始人


? ? ? ?据资料显示,2020年高校毕业生规模达到874万人。今年上半年,大学生失业率已创同期新高。6月份,全国20-24岁大专及以上人员的失业率达到19.3%。7月迎来就业季后,调查失业率或二次冲高。

  隨著就業市場需求縮水,用人單位可提供的崗位越來越少,更願意招收名校或有豐富實習經驗的畢業生。

  有這樣一個人,一直想爲普通高校的學生,特別是當中處于弱勢的學生做些事情。

  他发起了一个叫“师兄指路”的大学生社会实践平台,以比赛、活動、媒体和社群传播为载体,旨在提升非985和211高校大学生的就业竞争力。

  從早年開發面向中小學生的職業啓蒙課程,到現在的“師兄指路”平台,他一直很認真地做著這些副業。期間踩過無數的坑,貼了不少錢,也累積了很多經驗。

  他是何韫能,大家更习惯叫他Wilson, 目前在深圳国际公益学院国际慈善管理(EMP)专业就读。

  和很多來自公益機構的同學相比,Wilson更像個異類。作爲生意人,他從不掩飾對利益和效率的追逐,有時因爲“烏煙瘴氣”的觀點被一些同學質疑。

  是他不懂公益圈兒,還是太過激進?或是長期以來,公益和商業之間在政策環境、運作和觀念上存在太多鴻溝?

  01

  獨闖天涯

  Wilson生于廣州,九十年代初隨全家人移民美國。父母把他和弟弟安頓好後,回國繼續賺錢,給他倆立下一個約定:在美國的第一年,他和弟弟的學費和生活費都由他們出;第二年只出學費;第三年開始就什麽都不管了。

  于是,還在上大學預備班的他,帶著上中學的弟弟,在那個語言不通,思維、環境、生活方式和辦事套路全都不一樣的地方,承擔起成年人的角色。

  小到買東西、搬家、打工,大到選專業、向法院申請成爲弟弟的監護人……困難一個一個跳出來,他得靠自己去見招拆招。

  那段邊打工邊修學分,照顧自己和未成年弟弟的日子,不僅讓他早早獨立,更讓他近距離觀察到東西方在制度和文化等很多方面的差異,特別是學校的教育。

  他發現,那時中國學生在學校所學的東西,與社會很脫節。進入大學後,就開始了一種象牙塔般的生活,不清楚各職業之間的邏輯關系,也不懂社會的運作機制。

  而美國的年輕人要相對成熟得多。他們從高中起就接觸一些與社會接軌的實用課程,參加社會實踐,還做各種兼職。

  在加州大学学习金融学期间, Wilson边念书边兼职做金融交易。1997年,国内的互联网刚刚兴起,暑假回国期间,他隐约感觉到了商机,做起了互联网电子邮件杂志的生意。

  那是他利用互聯網在國內賺到的第一桶金。之後,他把項目委托給了更專業的團隊,後來項目在美國上市了。

  當年,看到來自港澳台的同學在美國得到更高的國民待遇,他內心強烈地希望祖國大陸可以強大起來。

  畢業後,他毅然選擇回廣州創業。憑借敏銳的商業嗅覺和不屈不撓的闖勁兒,先後在互聯網、出版、餐飲和物業等領域小有成就。

  而在心底,一直有什麽東西在敲打著他。

  02

  公益初體驗

  成爲父親後,他希望自己的孩子多接地氣兒,了解周圍環境是怎麽運作的,建立起一套看待世界的系統思維。比如,爲什麽要垃圾分類,分類後垃圾去了哪裏,城市裏哪些人和機構參與到垃圾分類與回收的鏈條裏等等。

  當時市面上沒有類似的課程。他想,要不我自己做套東西出來吧,不僅給自己的孩子,也可以讓更多孩子受益。

  2011年開始,他聯系了一些企業和機構,招募中小學生免費參觀工廠、銀行,體驗考古等。

  從課前調研,課中運營到課後跟進,他和團隊精心設計了每一個環節。當時並沒有花力氣在營銷和傳播上,系列課程很受歡迎,靠的是家長間的口口相傳。

  做了一段時間,他發現項目有點背離自己的初衷。盡管孩子和家長對課程贊不絕口,隨著年齡增長,孩子們要花更多時間去補課,而不是學這些“不實用”的東西。

  後來,市場開始湧現出不少類似的課程,良莠不齊。

  單槍匹馬做公益,劣勢顯而易見。Wilson開始思考,什麽模式是最有效且持續的。他不希望投入大量金錢和精力做的事情,是隔靴搔癢、可有可無的。

  機緣巧合,一位高中同學和他無意中聊到在深圳國際公益學院進修的事情。這位同學事業有成,工作之余致力于向大衆推廣美學教育。他和Wilson分享了不少學習收獲,還有做公益項目時遇到的困難。

  那位同学无奈地说, 对外不敢讲自己是干公益的,因为在大多数人看来,干公益的无外乎四种人:有钱人、圣人、骗子和傻子。他更希望被称为商人,用商业的模式去运作公益项目。

  一席話對Wilson觸動很大。他反思了自己這些年在公益路上的誤區,決定系統學習,改變思路。

  早年的留學經曆讓他看到了中美年輕人在社會融合方面的差距。而如今,在全球化浪潮的起伏跌宕中,他希望中國的年輕人可以更務實、更有國際化視野。

  在他看來,很多人對公益的認識還停留在去幫扶身體、財富層面的弱勢群體上。其實認知的弱勢,同樣可以加深人與人之間的差距。

  對于那些無論客觀條件還是自我認知上都受限的年輕人,Wilson希望幫助他們發掘內驅力,打開思維和眼界,提升融入社會的能力。

  通過學習,他逐漸明確了關注的方向:減少中國教育不平等的鴻溝,促進規模性就業。

  但他也清楚,這說到底是教育平權和市場大環境的問題,個人力量太單薄,不可能撬動根本性的變革。

  還是要在自己能力範圍內,聚焦某個特定的人群,和他們一起探索可行的解決方法。

  在他看來,如果大部分人得到哪怕是1%的提升,也會在很大程度上促進社會的進步,進而影響到更多年輕人的人生。

  他想做那個推動1%的人。

  03

  路在何方,師兄指路

  經過調研,他發現中國學生的職業規劃水平並不平等。不少985、211高校的畢業生,憑借名校的光環和有力的地理位置,獲得了更多實習機會,更容易找到工作。

  而那些在三四線城鎮的普通高校,或者即使是一本,但校區離市中心很遠的學生,實習機會非常少,其職場競爭力很弱。

  以廣東省的219所高校爲例。2019年,從學校到市中心乘坐公交時間超過2個小時的高校占16%,耗時1-2個小時的高校占39%。顯然,通勤的不便會影響學生們參加面試和實習。

  如果把這些偏遠校稱爲非實習友好型高校,來自廣州、深圳的這類高校占省內高校總量的30.6%,來自省內其他地區的高校的占比則高達43.8%。

  Wilson 决定聚焦在这个群体上。从2015年开始,他试着利用互联网,为这些“弱势”大学生搭建学习和交流的平台—— 师兄指路。

  幾年來,該平台摸索了很多種模式,包括請已經就業的學姐學長錄制經驗分享視頻,在B站直播分享實習和創業心得;開發知識付費的課程;推送企業實習崗位;舉辦線上和線下溝通交流會;聯合優秀企業打造3-7天的線上模擬工作;通過數據分析,了解應聘某些崗位的優秀畢業生應具備哪些素質,然後找到自己的差距,生成個人專屬的成長任務清單,定期收到資源推送和任務提醒。這個智能工具有個好玩的名字,叫“唐僧日曆”。

  此外,師兄指路與一些知名企業合作舉辦各類賽事,比如中國平安的“勵志計劃”,蘇甯全國大學生創業實踐大賽、相宜本草大學生提案賽、康師傅杯公益大賽、麥當勞“麥”idea高校概念賽等。

  獲勝的學生有的可以得到現金獎勵,有的可以獲得實習機會,有的提案還得到企業的采納,爲自己的簡曆加上漂亮的一筆。對企業來說也是雙贏,有利于傳播雇主品牌和進行人才儲備。

  除了與企業需求進行整合,該平台還參與組織和宣傳一些緊扣時代熱點的比賽,比如中國高校人工智能創意賽、全國大學生計算機技能應用大賽、全國金融與證券投資模擬實訓大賽等。

  最近,Wilson和團隊又開發了一個新項目,叫“師兄好介紹”。由他以直播帶崗位的形式,用學生聽得懂的話去拆解崗位描述和任職資格說明。

  所有這些嘗試,都是爲了讓學生們有機會走到社會中,檢驗自己的優勢和劣勢,爲日後進入職場做好准備。

  “从就业的角度,企业才是最好的老师,实际工作案例才是最好的教材。” 对此Wilson坚信不疑。

  從單純投錢做公益項目,到成立專門的教育科技公司,這些年,他摸索出一套自己的打法。“希望掙錢的過程具有公益性,但是一定要用商業模式去運作。”他總是強調自己是“絕對的實用主義者”。

  Wilson更像一個産品經理,從用戶需求的角度,不斷打磨自己的項目。

  他不想宣稱自己在做公益,或是運營一家社會企業,更想管自己的組織叫創業公司。

  “從去年開始,我們陸續有收入了。相信以後會越來越好。”Wilson對未來充滿信心:“能夠源源不斷造血,我們的項目才能存活下去,那些‘意義’才會有意義。”

  曾經,Wilson憑借個人努力和對時代的敏銳把控,爲自己的事業和人生打開一片天地。而他的創業經驗,在公益的語境下是否依然奏效?他的求學成長之路,對當今大學生有多大的借鑒意義?那些精心打磨、不斷叠代升級的促就業的項目,在就業形勢日益嚴峻的今天,能在多大程度上幫助到他們?

  一切將留給時間去檢驗。

相关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