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新聞/活動>新聞>正文
黃浩明:以三社聯動視角看如何推動民心相通

:2021/01/20

一帶一路建設背景與民心相通合作體系

無論是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還是絲綢之路經濟帶,自從2013年習近平主席提出的一帶一路建設的設想,在過去的7年當中,我國政府已經與138個國家,31個國際組織簽訂了201份共建一帶一路合作文件;2019年成功舉辦了第二屆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會,有140個國家和80個國際組織出席;聯合國大會、安理會等重要決議都將一帶一路建設的內容納入其中,這也是中國在建國71年中具有裏程碑意義的事件。

爲什麽說民心相通是一帶一路建設的基礎?習近平主席提出的五通,即政策溝通、道路聯動、貿易暢通、貨幣流通和民心相通,其中,最難做的就是民心相通,民心相通是民間交往和民間外交的重要形式。過去民心相通的體系主要集中在教育合作、智庫力量等領域。比如老撾蘇州大學,是2011年經中國和老撾兩國教育部批准在老撾萬象舉辦的第一個海外整建制的全日制大學,老撾的人說老百姓的孩子能到老撾蘇州大學上大學就解決了就業問題。從這個角度講,在教育合作方面民心相通是全方位的。如果從一帶一路合作體系看,民心相通已經是重要的載體之一。

民心相通是國際社會普遍的運作機制

研究發現,美國非營利組織國際化的發展模式當中,善于用人道主義作爲切入點,重視發展民間合作的雙邊渠道,同時也特別發揮多邊合作機構的積極作用。例如:聯合國經濟社會理事會非政府組織咨商地位,美國擁有非政府組織咨商地位的組織達到了1100多家,中國70多家,不到美國的1/16。因此,中國民間組織參與國際事務相對比較被動。而從數量和質量方面,美國利用聯合國的多邊渠道發揮著政府起不到的作用。

英國非營利組織國際化發展模式也是利用了聯合國多邊渠道,英國在跟世界各國合作當中是利用了國家上層政治利益和民間組織網絡,發揮各自的優勢,從這一點講,中國的民間組織走向世界,既要發揮自己的力量,也需要學會聯合國的通用語言,尋找共贏之路。
日本非營利組織國際化的發展模式是通過國際志願者。1996年,我代表中國政府參加第三屆聯合國志願者政府協調會議,那個時候日本政府就捐了300萬美元給聯合國志願者組織(UNV),日本政府鼓勵日本的青年人作爲聯合國志願者走向全世界,日本也是利用聯合國體系開展國際合作。
巴西作爲金磚國家,非營利化組織國際化的發展模式,與美國、英國、日本發達國家不一樣,但也是通過聯合國南南合作渠道走向世界,重點放在發展中國家之間的民間合作,實現其民間交往和民心相通的價值最大化。
聯合國多邊合作體系作爲全世界各個國家交往的重要平台和載體,無論處在第一世界的美國、英國和日本,還是金磚國家的巴西,都很巧妙的利用了聯合國這個中立性的平台爲我所用。
研究發現,中國非營利組織走出去,不能簡單照抄美國、英國、日本、巴西的模式,因爲與我國的國情不一樣。從這個角度來說,對中國非營利組織來講,首先要建立多元網絡;二是要建立政府支持體系;三是要建立民間機構與政府主管部門之間的溝通機制;四是要考慮到民生和社區主體,所以我同意劉京會長的觀點,社工是社區建設的主體之一;五是與周邊國家的合作。實際上一帶一路建設過程中的民心相通之目標,從選擇國家順序看,首先是周邊國家,周邊國家處理好了,再延伸到非洲、拉美。

三社聯動開展民心相通的外部環境分析

外部環境分析需要考慮五方面的內容,一是政治互信,二是經濟互補,三是安全格局,四是文化因素,五是雙邊關系。

政治互信的基礎是地緣政治;現在中國跟東盟的經濟關系越來越密切,而民間交往存在著比較好的基礎,但是並沒有發揮良性的作用;中俄存在政府關系尚好,而民間之間的關系嚴重滯後。
經濟互補是我關注的重點。
貿易:2019全年,我國與“一帶一路”沿線國家進出口總額達1.3萬億美元,增長6%.
吸收外商直接投資:2013年到2019年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對華直接投資500億美元,企業超2.2家。2019年,“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在華實際投資84.2億美元,同比增長30.6%,占同期中國實際吸收外資總額的6.1%。
對外直接投資額:2020年前10月,企業對“一帶一路”沿線國家非金融類直接投資141.1億美元,同比增長23.1%。
對外承包工程:2019年我國企業與“一帶一路”沿線的62個國家新簽對外承包工程項目合同6944份,新簽合同額1548.9億美元,占同期我國對外承包工程新簽合同額的59.5%,同比增長23.1%;完成營業額979.8億美元,占同期總額的56.7%,同比增長9.7%。
各類勞務人員:對外勞務合作派出各類勞務人員23.1萬人,10月末在外各類勞務人員63.1萬人。
當然安全格局,科學技術文化因素和文化差異也非常重要,值得我們研究和關注。


一帶一路與未來政策走向

十九屆五中全會,將一帶一路納入了下一個五年工作目標。我最近在研究十九屆五中全會和十四五規劃,做了一個慈善組織的發展研究,這一點非常重要,就是需要講好中國故事,如何落實聯合國的可持續發展目標,比如政府提出來100個幸福家園,100個愛心助困項目,100個康複助醫項目,還有南南合作援助基金,提供10億人民幣緊急糧食。
三社聯動要考慮到與政府目標結合,最重要的是解決政府關系從夥計到夥伴關系的轉換。三社聯動的模型,從社區的建設到社區組織,到社區工作者。
首先是志願者,現在也可以通過聯合國志願者,中國現在有很多青年人去申請聯合國志願者到各國去做工作,同時團中央跟商務部建立的青年聯合會叫援外志願者,能不能跟社區建設結合起來需要我們下一步的考慮;再一個是基金會志願者,這個是我們講的社區建設,從志願者層面。
其次是社區組織,它是有錢的,所以它可能在資金統籌和組織實施上做工作。
再者是社會工作者,社工最重要的就是專業優勢,要有集中能力建設,把資金有效利用到民心相通這個目標上。
從這個模型來看,我們要解決三社,要發揮各自優勢,這個各自優勢就是志願者也要進入整個三社聯動體系當中。日本過去50年,已經派了10萬日本青年志願者走向海外,對整個世界影響非常大。我們要提高海外援外志願者待遇使他們能夠在海外真正服務于民心相通目標。

三社聯動實現民心相通目標的對策

這需要從四個維度考慮:一是組織治理,二是資金管理,三是專業人員,四是經驗。
其中,專業人員需要有奉獻精神,同樣也要有開放理念,所以我覺得社工的專業化正好填補了慈善組織缺乏的專業化難點;
再者經驗,因爲任何一個國家對不同文化的人進入這個社區都是有障礙的,不管是友好還是不友好的國家都存在這個問題。文化背景不一樣能夠帶來新型的文化體系,所以我研究了核心戰略概念,我們要能力建設,要社會創新,最重要是要建設國際人脈網絡,也包括社工組織,世界各國的社工協會,這都是人脈的基礎,這種人脈才能夠使整個核心戰略實現。
處在當今高速發展的中國社會,無論是志願者,慈善工作者還是社區工作者都要有國家意識,要有合作體系,要有能力提升,要建立人才培養。
最后,特别感谢中国社工联邀请我来郑州,给我一个学习的机会,祝愿本次论坛取得圆满成功 !

分享到:

新聞 活動 /

Latest News and Ev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