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新聞/活動>新聞>正文
艾路明:心懷責任,敬畏自然

:2021/01/13

2020年12月31日,深圳國際公益學院董事、阿拉善SEE生態協會第七任會長艾路明作爲受邀嘉賓,參加蘇州地標性年度盛會——第六屆“相約12點·跨年演講”,結合自身經曆,講述了“心懷責任、敬畏自然”的環保公益理念。艾路明董事表示,"企業家發展好自己的企業是一種本能,承擔更多的社會責任是一種本分,而將企業家精神與解決社會問題相結合,不僅是一種創新,也能創造更大的價值。"


以下爲演講實錄(文字經審核處理):

謝謝大家,非常高興有這麽一個機會,在蘇州跨年之夜和大家分享我個人生活中的某些小故事。

四十年前,中國剛剛啓動了改革開放,一片朝氣蓬勃,各種思想、各種新事物進入到中國、進入到年輕人的面前,讓我們看到了這個世界有無限的可能。也真是因爲這樣,我們開始了自己的學習和新的不同的生活。

那時候我就在想,這麽好的一個時代,一個人不能老在大學裏面讀書,能不能通過和自然的接觸有一些獨特的感受。所以1981年放暑假的時候,我和我的同學說,我可以從武漢遊泳到上海。這樣一個事情大家覺得非常有意思,他們說如果你想這麽做,我們就到上海迎接你。

一放暑假,我自己一個人就背了一個遊泳圈、背了一個塑料袋,拿了一個塑料布把衣服包在塑料袋裏面,然後又把它系在了遊泳圈上,遊泳圈吊在背後,從武漢的長江大橋下一路向上海遊去。當然,每天是要上岸吃飯的,要上岸睡覺的。

遊著遊著,我覺得有一種特別孤獨的感覺,所以到了九江開始就不太願意遊了。但是自己又覺得,如果不遊下去好像對不起朋友、對不起同學,人家都在上海等著我呢。所以還是堅持著一點一點的繼續往前遊。

每天的孤獨感越來越強烈,我在想,有什麽樣的一種可能性,讓我感受到另外一種生命的存在呢?這個時候,我突然看到在長江裏那些回流的地方,可以看到江豚的出現,這些江豚是長江中最寶貴的生命,它每天幾乎都陪伴著我,在不同的地方讓我感受到長江的生命存在,感受到生命的長江的存在。

所以,有著它們的陪伴,這一路17天的曆程,我從武漢到達了上海。

到達上海的時候我在想,這一個過程其實是遠遠不夠的,因爲還有從沱沱河到武漢的這個流程呢,所以讀研究生的時候,1986年我又從長江的正源沱沱河,用橡皮艇漂流到了武漢。

一路到武漢的路上,我想了很多很多。其實那個時候美國隊也在長江裏漂流,還有很多很多其他的朋友,也在長江裏漂流。可能他們很多人想著是如何征服自然,但是在我看來,正如一個登山家登上了珠峰回來說的,山就在那,難道長江不也就在那嗎?難道你能夠征服長江嗎?對于我而言,融于自然、敬畏自然才是我真正獲得的感受。

1988年我研究生畢業,我和我的同伴們用2000塊錢一起創辦了自己的企業。那個時候雖然很艱難,但是我們想那個時候的各種各樣的機會都存在,我們只要立足于産業,一定能夠把自己的企業做好,而且那個時候確實存在著各種各樣的可能性。

經過八、九年的努力,我們把一個2000塊錢起步的企業,在1997年成爲上海證交所在湖北的第一家民營上市公司。但是上市以後,我卻感到某種微微的茫然——我們幹企業僅僅是爲了賺錢嗎?還有沒有什麽讓我們真正值得追求的東西呢?

實際上是有的。2004年,有一批企業家在內蒙古的阿拉善盟,成立了一個生態協會叫阿拉善SEE生態協會。在這個協會裏面,他們提出了一些想法,那就是讓我們這樣從事企業工作的人,或者民營企業主能不能通過公益、通過環保真正的把一個企業主變成一個企業家。

2004年,劉曉光在阿拉善發起成立的這樣一個機構,其實是非常有意義的。因爲那個時候,意大利政府答應給北京市政府一億元的資金,他們希望通過這一億元的資金來幫助北京解決當時比較嚴重的沙塵暴問題。

面對這樣一個局面,意大利政府答應給中國一個億的資金,但需要北京市政府也配套一個億的資金。劉曉光覺得讓政府出錢難度很大,便動用他的力量找到了很多企業家,讓他們一起來加入這樣一個環保公益事業,他說我們找100個企業家,一個企業家捐100萬,這樣不就有一個億了嗎?用這一個億就可以一起來做當時的荒漠化治理。

當時,劉曉光找到了一大批企業家,然後一步一步把阿拉善SEE生態協會發展成爲中國目前重要的環保公益機構。其實在今天,我們已經有近1000位企業家成爲阿拉善SEE生態協會的會員。

成立大會上,我們看到的很多企業家,今天已經成爲世界五百強的企業了,像王石、陳東升、郭廣昌,他們都是最早的這一批會員。那麽他們提出一個想法,那就是讓我們用企業家的力量、企業家的精神,特別是市場的能力和環保公益結合在一起,讓市場的力量發揮作用,同時讓公益情懷結合市場的力量來推動不同的環境的改變。

實際上,他們做到了。今天在全國不同的省份,都有阿拉善SEE不同的環保項目,這些項目都是通過運用企業家的市場能力和當地環境保護的公益項目的結合,在不同的地區真正的發揮環保公益的作用。

在今年抗擊疫情過程中,我們阿拉善SEE生態協會的會員還特別作出了一個努力,就是在中國的抗疫取得重大成果之後,當全球新冠疫情肆虐的時候,特別是在意大利爆發的時候,我們捐款捐物幫助意大利政府,向他們表達當年他給我們支持的一種回應。我們在抗疫物資上面寫了古羅馬著名演說家塞涅卡的一句話,那就是“幸福的時候需要忠誠的友誼,患難的時候尤其如此”。

實際上,阿拉善SEE生態協會的企業家不僅僅是運用“凝聚企業家精神,留住碧水藍天”這樣一種宗旨在推動環境保護,而且通過十幾年的努力,錘煉出一大批阿拉善SEE生態協會的企業家,讓他們既有公益情懷,又有市場能力。

2020年1月23日武漢封城,就在當天阿拉善SEE生態協會發起了捐款倡議,我們當時倡議捐200萬,可是當天晚上200萬元就認捐完畢,並在第一時間捐贈呼吸機運到了武漢。

在武漢抗疫的這些企業中,最重要的三家企業都是我們阿拉善SEE生態協會的會員,他們是國藥集團、九州通和人福醫藥,這些企業通過在當地參與物資的分送與安排,保障阿拉善SEE生態協會所捐贈的善款及時地變成呼吸機等醫療物資,及時地送到當地醫院。

這種運用市場能力又加公益情懷來面對疫情的表現,在武漢阿拉善SEE生態協會的企業家中間表現的特別充分。阿拉善SEE生態協會湖北中心的主席閻志,他所領導的卓爾集團,當新冠疫情發生的時候,我們知道最初的時候各種醫療物資非常短缺,防護服、醫用口罩到處都是緊缺,那麽閻志運用他全球的市場調動能力,在歐洲、日本、韓國大量采購到了這些物資,而且通過我們阿拉善SEE這些企業家資源和渠道,包機從全球不同的地方大量的運送到了武漢。所以最早到達武漢的這些國外來的防疫物資,基本都是我們阿拉善SEE生態協會的企業家自己包機從境外運到武漢的。

在武漢,隨著疫情的發展,閻志首先提出來在武漢當地建立方艙醫院,他把他自己公司的酒店、展覽館全部騰出來做成方艙醫院。實際上在方艙醫院的建立過程當中,除了政府建立的方艙醫院,其他民間建立的方艙醫院,基本也是我們阿拉善SEE生態協會的企業家們在當地建立的,因爲我們在當地有近百位企業家的會員,他們把他們的酒店、大學、體育場館都拿出來變成了方艙醫院,這樣有幾萬個床位能夠提供給當地的需要。

孫春蘭總理一直堅守在武漢,就地現場指揮著湖北武漢的抗疫。在武漢的抗疫取得重大成果的時候,孫總理來到我們這些會員企業單位,我那天陪同孫總理在人福醫藥裏面考察他們的儲備情況。

我向孫總理彙報,這一次抗疫中間的三家最主要的物資保障小組的成員,都是阿拉善SEE會員企業家,他們的企業在這一次抗疫當中已經能夠超額的完成省委省政府交給他們的任務,特別是當時省委省政府要求在24小時裏面確保湖北省所有縣級以上醫院的物資運送和物資保障,那麽實際上我們的企業做到了在12小時就覆蓋全省縣級以上醫院。

孫總理問,你們怎麽可能做到這樣的成績呢?怎麽可能完成這樣的任務呢?我向總理報告,因爲30多年來,中國的民營企業伴隨著中國的改革開放一步一步的錘煉了自己的市場能力、錘煉了自己的創新能力,所以當把他們的公益情懷和他們的市場能力結合起來,在黨和人民的需要的時候,他們是能夠完成這樣一些任務的。

在全國人民的共同努力下,抗疫取得階段性緩解,我們也繼續推動著我們的環保公益事業。8月份我終于能夠來到長江源頭,也就是格拉丹東的冰水雪山,在那裏有一個冰川它是長江的正源。在我的想象中,長江的正源格拉丹東雪山應該是有幾十公裏長的冰川,可是我來到這裏的時候,那些想象中的冰川都已經消失了,那些晶瑩剔透的冰淩也沒有了,我們看到的是一片碩石。

我们知道,人类活動的过程中,对自然环境带来了严重的影响,而这些正是我们阿拉善SEE生态协会需要去面对和解决的。

四十年前在長江中漂流的時候,江豚伴隨著我一路遊向上海,那麽四十年後,我們看到長江的生命不斷的受到威脅,生命的長江已經存在很大的問題。

今年以來,中央已經決定長江十年禁漁,這是對長江總體生態恢複的一個最好的決定。阿拉善SEE生態協會的企業家們願意和所有的長江兩岸的人民一起,共同面對環境保護這樣一個話題,共同爲中國的環境保護事業、也爲我們這顆藍色的星球作出我們的環保貢獻,謝謝各位!

分享到:

新聞 活動 /

Latest News and Ev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