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新聞/活動>新聞>正文
比爾·蓋茨:2021,世界勢必取得進步

:2021/01/01

希望一年之後我們再度回顧,會認爲2021年比2020年有所進步。這個進步可能並非矚目,但對全世界的每一個人而言,都應當是顯著而可衡量的。


今年是災難性的一年。新冠疫情已經導致160多萬人死亡,7500多萬人感染以及高達數萬億美元的經濟損失。數百萬人因此失去了工作並爲生計苦苦掙紮,超過十億兒童錯過了上學的關鍵時間。在美國,這一年還發生了喬治·弗洛伊德和布倫納·泰勒的死亡事件,毀滅性的森林大火,以及現代史上前所未見的一場總統大選。


盡管如此,在即將到來的2021年,好消息將陸續傳來。


今年的大部分時間,我都在和世界各地的基金會同事們合作研究檢測、治療和預防新冠的辦法。回顧這一年科研領域的飛速進展,著實讓人驚歎。在任何疾病領域,人類從未在一年內取得如此多的進展,而在今年的新冠疫情中做到了。正常情況下,研制一支疫苗可能需要10年時間。而這一次,在不到一年的時間裏就研制出了多種疫苗。


然而,我們還沒有完全脫離險境。數學模型顯示,在接下來的一個月左右,疫情可能會更加嚴重。對于病毒已經出現的一種新變種,我們還需要更多了解,它似乎傳播得更快,但並非更致命。


還有兩個讓人充滿希望的原因。其中之一是,在疫苗得以推廣的同時,口罩、社交隔離和其他幹預措施可以減緩病毒傳播並挽救衆多生命。


另一个原因是,到2021年春天,你在新聞中看到的疫苗和治疗方法将开始达到规模并产生全球影响。尽管仍然需要采取一些限制措施(例如限制大型公共集会),病例数量和死亡人数将开始大幅下降——至少在富裕国家如此——生活将比现在更接近正常。


值此岁末年初之际,我想通过這篇文章和大家分享应对新冠疫情的各项创新进展。我将从疫苗這个常常出现在新聞中并且我最常被问及的话题讲起。


新冠疫苗如何發揮作用


你可能知道有兩種疫苗已經在美國通過了緊急使用授權,一個由Moderna研發,另一個由輝瑞和BioNTech共同開發。後者在英國和其他國家也已獲批。其他幾家公司可能很快就會宣布臨床效力試驗結果。



你可能不了解的是,前兩種疫苗的成功也預示著其他候選疫苗的成功概率大大提高。理論上目前正在進行效力研究的所有疫苗都與前兩種疫苗一樣,攻擊的是新冠病毒的同一位置(病毒外表突起的蛋白質部分,也就是“冠狀”病毒這個名稱的由來)。既然研究人員知道攻擊這一部位的蛋白質有效,他們就有理由對其他疫苗保持樂觀。


盡管存在基本相似性,不同的疫苗也使用不同的方法來攻擊病毒。Moderna和輝瑞/BioNTech開發的技術涉及mRNA技術——我們的基金會非常熟悉這種方法,因爲我們從2014年就開始爲瘧疾和艾滋病疫苗的開發資助這項研究。令人欣慰的是,這項新技術在新冠疫苗的研發上取得了前所未有的進展。


mRNA疫苗最先問世並非偶然,這種疫苗的設計讓它可以比傳統疫苗更快地制造出來。它的工作原理是利用信使RNA傳遞指令,提示你的身體産生獨特的刺突蛋白。接著你的免疫系統就會介入,開始攻擊任何帶有這個突起的東西,包括新冠病毒。



制造mRNA疫苗相對來說比較快,因爲生産大量爲刺突蛋白編碼的RNA序列要比培養刺突蛋白本身容易得多。而且還有一個額外的好處:與大多數傳統疫苗不同,mRNA疫苗不含任何病毒,這意味著你不會從它們身上感染新冠。


可惜目前還沒有很多工廠能夠制造mRNA疫苗。有些mRNA疫苗還需要在零下70°C的低溫下儲存,爲在發展中國家的分發帶來極大困難,盡管這更關乎工程挑戰,而非科學壁壘。


阿斯利康(AstraZeneca)生産的是一種不同類型的疫苗。它沒有使用mRNA,而是將這種刺突蛋白附著在一種原本無致病性的病毒上,這種病毒會導致黑猩猩的普通感冒,但對人類無害。然後你的免疫系統就會學會攻擊那個刺突,從而保護你免于新冠病毒的侵害。


在臨床效力試驗中,阿斯利康疫苗的平均有效率約爲70%,而輝瑞和Moderna疫苗的平均有效率達到94%至95%。但70%的有效率足以有效阻止這種疾病。我們有理由對其他采用類似方法的疫苗抱有希望,比如強生公司的疫苗。


如果你很難記住所有這些疫苗研發公司,那並不是你的問題,這正彰顯了一個良好的趨勢:有這麽多公司采用不同方法進行疫苗研發,就有更大機會得到更多安全有效的疫苗。現在已經有兩個,之後可能還會有更多。


从来没有這么多公司为同一种疾病研发疫苗,因为生产疫苗本身就是一项高风险的工作,不仅需要数年时间才能将一款成功的产品推向市场,而且可能耗资数十亿美元并涉及重大科学挑战 —— 尤其当我们面对的是新冠肺炎這样全新的疾病。


爲什麽這次有這麽多的公司願意承擔風險?從我與他們的頂尖科學家和管理人員的談話來看,我認爲原因之一在于他們看到了利用專業知識來幫助終結疫情的機會。此外,也得益于其他力量挺身而出,承擔了一部分財務風險。起到助推作用的,可能是某個國家的政府,如美國或德國。還可能是諸如CEPI(流行病防範創新聯盟)這樣的組織,它由我們的基金會和一些政府及慈善合作夥伴共同資助。


當然,開發疫苗只是衆多挑戰之一,甚至算不上最難的挑戰。


如何制造

50到100億劑量的疫苗?


如果開發出的疫苗只需接種一劑,那麽世界需要生産大約50億劑疫苗,如果是目前需要接種兩劑的情況下,就必須生産100億劑。(前提是覆蓋了全球70%的人口就能阻止新冠病毒的傳播)。


50-100億劑疫苗是什麽概念?世界上所有的疫苗公司通常每年生産的疫苗總量少于60億劑,其中包括流感疫苗、常規兒童免疫接種疫苗等等。因此,要在不影響其他疫苗供應的情況下生産所需的新冠疫苗,産能至少需要增加近一倍,更有可能要增加近兩倍。



爲了減輕制造壓力,我們的基金會協助整合了被稱爲“第二供應商”(second-source)的協議:把富裕國家的疫苗公司與發展中國家專注量産安全、高質量和可負擔的疫苗的公司進行配對。


“第二供應商”協議旨在充分利用雙方的技能專長,讓具備卓越生産能力的公司同意生産由另一家公司設計的可行的候選疫苗産品。例如,世界上最大的疫苗制造商印度血清研究所正在生産阿斯利康的疫苗,一旦疫苗獲批使用,就能立即提供給中低收入國家。爲此我們的基金會承擔了一些財務風險,萬一疫苗沒有獲批,印度血清研究所也不用承擔全部損失。


个协议的订立难能可贵。试想福特会把自己的工厂拱手让给本田去生产雅阁汽车吗?考虑到新冠挑战的影响规模和解决问题的紧迫性,许多制药公司看到了這种新合作方式的优势。


這类似于二战期间,美国把汽车工厂改造成了坦克和卡车工厂,以惊人的速度提高了产能。只是這一次,政府没有参与其中,各个公司自发选择了不走寻常路,以合作应对危机。


如何在全球分發

50億到100億劑疫苗?


疫苗生产之外,世界还面临着公平分配新冠疫苗的挑战。這既意味着物流挑战,也面临巨大的资金难题。



已有16家制藥公司承諾與我們的基金會合作,確保疫苗和其他挽救生命的工具得到公平的分配。世界上最優秀的運輸和交付專家需要想法設法在全球範圍內交付所有疫苗,並確保每一個環節都保持合適的溫度。各國政府將負責在國內分發疫苗,其規模和複雜程度遠非以往任何公共衛生行動可以比擬。


富裕国家需要向全球疫苗免疫联盟(Gavi)這样的组织提供新的资金支持,因为Gavi在为贫困国家的儿童进行免疫接种方面有着丰富的经验。


公平一直是我和梅琳达致力于解决的问题,它不仅和疫苗分配息息相关,还会影响所有人能如何从這场大流行病中恢复?——?包括美国的有色人种和世界各地的贫困人群。梅琳达将会在下个月发布的2021年年信中详细介绍這个问题。


即使疫苗得到了普及,另一個挑戰依然存在:有相當比例的人們在猶豫是否接種。有些人之前就抗拒疫苗,還有些人可能認爲,新冠疫苗的研發太過倉促,恐怕不如每年接種的流感疫苗安全。在一些社區,人們對于政府在醫學研究中的作用有一種由來已久的不信任。


此外,關于疫苗的各種陰謀論依然盛行,其中一些還涉及到我和梅琳達。但我們仍將繼續談論我們資助疫苗的唯一原因:因爲我們熱衷于挽救生命,希望確保世界上所有的孩子都有機會長大成人。我們有責任把財富回饋給社會,同時我們也相信,沒有任何方式比支持開發和交付疫苗能給世界帶來更有價值的回報。疫苗是醫學奇迹,在過去20年裏讓兒童死亡率降低一半成爲可能。


我希望具有公信力的領導者——政治家,社區領袖,科學家,尤其是家庭醫生——能夠幫助解釋疫苗在系統中的保障作用。美國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FDA)成爲世界上最受尊敬的藥品監管機構是有原因的,它的審批程序之嚴格無出其右。新冠疫苗的審批也沒有跳過任何一個安全步驟。如果有足夠多的人願意加入第一批接種者的行列,其他人就有希望看到疫苗的好處並選擇接種。


尋找療法的過程中,

失敗就是成功


正如我经常对基金会的团队所说的,我们不能害怕失败。如果我们失败了,就应该迅速行动并从失败中吸取教训。這里有个案例能说明我们之前如何在新冠肺炎的潜在疗法上迅速失败,并以最有效的方式将之转化成了前进的动力。



今年3月,我们与万事达卡公司(Mastercard)和惠康基金会(Wellcome)共同创建了“新冠肺炎治疗加速器”(Therapeutics Accelerator)。希望利用制药行业研发的机器人快速筛选上千种现有的化合物,并从中找到一种来治疗新冠肺炎。我们想知道生物技术公司或制药公司的现有产品中是否已经存在這场大流行病的解决方案。


答案是否定的。


這个结果非常令人失望,但却是个有用的信息。它为医疗领域节省了数百万美元的资金,以及众多公司测试一种又一种化合物需要花费的一到两年时间。从這个意义上说,這根本就不是失败。科学家们在几个月内就知道此路不通,所以没有浪费时间钻进死胡同。


你可能听说过的一种成功疗法是一种叫做地塞米松的类固醇。這个故事最精彩的部分是,科学家们很快就发现它对重症新冠病例有效。


地塞米松的临床试验通过一个名为“康复”(RECOVERY)的网络进行,该网络建立了各种协议,可以进行各种新冠药物的快速测试。“康复”只用了四个月来证明地塞米松将新冠重症患者的死亡率降低了30%。他们做這项研究的同时,关于其他最终证明无效的疗法引发的混乱和不实信息正在四处扩散。现在,地塞米松已成为新冠重症患者的标准治疗药物,对其研究和批准的速度,也让人对未来的药物研发感到乐观。


你还可能听说过的一种治疗方法是“单克隆抗体”疗法。就是分离新冠康复者血液中的抗体,让它们通过一个刺突蛋白,看看哪个抗体的亲和力最高。(亲和力越高,表明其攻击病毒的能力越强。)然后找出产生這种抗体的基因序列,让工厂制造出数十亿份抗体,然后把它们输给患者。


雖然在新冠疫情之前你可能沒聽說過抗體療法,但它並不是什麽新鮮事物。它已經應用于世界上一些最暢銷的藥物當中,包括治療關節炎的藥物。


围绕新冠抗体的关键问题是,我们能否制造出足够多的抗体以供应全世界?這部分取决于所需剂量的大小,一些治疗使用的剂量高达8克。如果能用低至0.5克的剂量就达到理想的疗效,那我们就能治疗更多的人。科学家们还需要知道能否用两针注射来代替目前的静脉注射。


如果研究人员能解决剂量和输液的问题,那么主要的限制因素就是生产能力。为此,我们基金会又资助了另一项“第二供应商”协议,其中富士胶片旗下生物科技公司FUJIFILM Diosynth Biotechnologies将生产由礼来(Eli Lilly)制药公司开发的抗体。這些抗体将专门用于中低收入国家并相应定价,从而在监管机构批准后的90天内就能获得数百万计价格可负担的抗体。


令人不適的檢測方法已經過時


關于新冠肺炎的檢測有很多困惑,需要搞清楚哪些工作更有成效,哪些還有待改進。


新冠病毒的检测有三种不同场景。一种是如果你已经出现了需要去诊所或医院看病的严重症状,医生需要知道如何治疗你。之前,美国的医疗系统一度难以为這些病例提供足够检测,但现在這个问题已基本得到解决。



第二种情况是,你可能已经接触了病毒,但只有轻微的症状或者根本无症状。在這种情况下,你需要知道自己是否已经感染并需要自我隔离从而保护其他人。即使你没有或尚未出现症状,你仍然有可能传播新冠肺炎,所以需要马上得到检测结果。


遗憾的是,美国在這方面远远落后:检测通常需要几天时间才能出结果,這让它们基本上毫无作用。我们需要更好的检测工具和更有效的系统来处理检测结果,這样人们才能迅速采取行动保护他们所爱的人和他们的社区。就在上周,我们听到一些好消息,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批准了首个人们可以在家使用而无需将样本送到实验室的诊断方法。它的工作原理很像家庭验孕仪。


检测的第三种用途是“疾病监测”(disease surveillance)。這个词听上去不太友好,但实际上与监控个人毫不相干。事实上,疾病监测能让公共卫生专家估计一个地区的病例数量和新发感染的发生率。有了這些信息,政府领导人才能做出明智的决定,找到最佳方法阻断病毒的传播。


如果前兩種情況的檢測到位,那麽你就已經有了進行疾病監測所需的群體數據。但是,正如我們在美國所看到的,如果你不知道誰可能被感染,就無法進行有效的疾病監測。


我们一直在资助西雅图当地的一项工作来填补這一空白。该地区的成千上万人——有些有症状,有些没有——都填写了一份简短的在线调查,用鼻拭子进行自我检测并将结果送去处理。在旧金山地区也有类似的工作在进行。


使這项工作成为可能的一个很酷的创新是,让患者用鼻拭子采集自己的样本。(我们支持的一项研究第一次证明其结果和标准的咽拭子一样准确。)如果你曾做过咽拭子的检测,就知道那有多不舒服,还可能导致咳嗽或打喷嚏。這对于新冠這样的呼吸道传染病而言是绝对的坏消息,它增加了医护人员感染的风险。幸运的话,把棉签伸进喉咙后部取样来进行新冠检测的时代将成为过去。


西雅圖和舊金山項目的重要之處在于,他們正幫助研究人員了解病毒是如何傳播的。未來,發送和處理檢測試劑盒的系統將有助于檢測可能出現的其他新的病原體。


檢測的挑戰在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區尤爲嚴峻。那裏的許多國家都無力負擔精確的檢測工具。他們也沒有進行監測研究的基礎設施,所以政策制定者也無法使用實時更新的數據。


這是最适合用创新来解决的问题。有几家公司正在研发能实现千万量级生产的快速检测工具。英国的LumiraDx公司发明了一种设备,尺寸跟一部厚一点的手机差不多,一端带有读卡器。医护人员从病人身上获取样本并插入机器后,15分钟内就能得到检测结果。在删除可以识别患者身份的个人信息后,该设备会将结果上传到中央服务器。分析人员可以利用這些数据对疾病进行实时追踪,为政策制定者提供最新信息从而决定在何处开展预防和治疗工作。



■?LumiraDx公司的读卡器设备 / DPC LEBANON


在我们的基金会的支持下,非洲55个国家部署了最初的5000个這样的“读卡器”。尽管项目规模对于這么大的区域而言远远不够,但這是一个好的开始。它的益处将不仅止步于新冠疫情。未来,這个设备还能用于检测HIV、结核病和其他疾病。


还有些公司正在研究如何使我们现在用的高灵敏度检测工具变得更快、更便宜,或是扩大那些灵敏度稍低,成本也更低的检测方法的生产规模 ——?从每天生产数万个提高到数百万个。检测领域的创新速度令人惊叹,這会让每个人从中受益。


發展中國家的情況如何?


我很高興自己錯判了一件事?——?至少我希望自己錯了,那就是我對新冠疫情將在低收入國家肆虐的擔憂。


至少到目前为止,這个担忧没有成真。例如,在撒哈拉以南非洲的大部分地区,发病率和死亡率仍远低于美国或欧洲,与新西兰持平。新西兰因其对抗新冠的成就备受关注。非洲大陆上疫情最严重的国家是南非,但即使在那里,病例率也比美国低40%,死亡率比美国低近50%。


我們仍然沒有足夠的數據來解釋爲什麽發展中國家的發病和死亡人數沒有我擔心的那麽高。一些國家較早實施的封鎖措施起了一定作用。另一個可能的原因是非洲人口與世界其他地區相比更加年輕,而年輕人不太容易感染病毒。還有一個可能的原因是,大量的農村人口長時間呆在戶外,而在那裏病毒很難廣爲傳播。還有一種可能,盡管我希望事實並非如此:由于貧困國家的衛生系統存在差距,無法對疾病進行准確監測,真實數據可能比看起來要高。


然而,我之前的另一個擔憂卻成真了:新冠肺炎正在給其他疾病造成漣漪效應。上個月,我驚訝地獲悉,新冠肺炎在非洲最常見的死亡原因中僅排在第31位。相比之下,它在全球排名第四,在美國排名第一。


原因何在?不僅僅是因爲那裏的新冠發病率相對較低。由于衛生工作者的注意力轉移到了抗擊新冠上,嚴重幹擾了檢測和治療艾滋病、瘧疾、結核病和其他疾病的工作。因此,新冠在健康威脅的名單上雖然排名靠後,但其他的健康危機卻在卷土重來。


另一个原因是病人更不愿意去诊所,因为他们害怕自己会被感染——這意味着更严重的疾病无法得到诊断。例如,在印度,结核病的诊断率下降了大约三分之一。随着未发现病例的增多,可能会有更多的人死于這种疾病。


正因如此,世界要確保挽救生命的工具必須到達並適用于每一個國家,而不僅僅是富裕的國家。


新冠肺炎、氣候變化

和未來的一年


2020年春天,当新冠开始在全球蔓延,我写道:“這就像一场世界大战,只是這一次,我们都站在同一条战线上。”


如今,我很高兴地告诉大家,全球携手抗击新冠的乐观估计已经成真(除了一些明显的例外)。如果各国政府、公司和科学家没有如此紧密的合作,我们不可能走得這么快,這么远。


這种全球合作是我对2021年满怀希望的原因之一,而且這种乐观不仅限于疫情控制。我相信,世界还可以就這个时代面临的另一项重大挑战——气候变化,采取切实有效的措施。


明年,世界各地的领导人将在苏格兰的格拉斯哥举行会议,這是自2015年巴黎会议以来的首次联合国气候变化峰会。美国将重新发挥领导作用,发展和部署清洁能源的创新来消除温室气体。


2021年,我希望用大量时间与世界各国领导人就气候变化和新冠肺炎问题进行交流。在下个月梅琳达和我的年信中,我将阐述世界在新冠疫情中的经历对于应对下一次大流行病意味着什么。我也将在明年2月出版的新书《如何避免气候灾难》(How to Avoid a Climate Disaster)中,与大家分享我在过去15年研究這一问题并投资于解决方案的过程中所学到的。希望這本书能带来更有成效的讨论。


希望一年之後我們再度回顧,會認爲2021年比2020年有所進步。這個進步可能並非矚目,但對全世界的每一個人而言,都應當是顯著而可衡量的。


願你擁有一個平安、健康的2021年。

分享到:

新聞 活動 /

Latest News and Ev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