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新聞/活動>新聞>正文
嚴駿:讓資本長出精神,讓“財富向善”成爲時代潮流

:2020/12/16

現在,越來越多的企業注重企業社會責任,越來越多的企業創始人有意識做公益,但如何科學、有效地做公益,他們心存疑惑。



在我看來,所有公衆上市公司都應該是社會企業,除了爲股東負責,還應承擔更多的社會責任,創造社會價值。雖然社會企業在國內還沒有明確的界定標准,但這是大勢所趨。

——深圳国际公益学院院长 严骏





五年前,比尔·盖茨、瑞·达利欧、叶庆钧、牛根生、何巧女五位中美企业家联合倡议发起深圳国际公益学院,并与众多嘉宾在北京见证了这所学院的诞生。该学院简介的第一句话即为:“中国首家独立注冊的公益学院。”招商银行原行长马蔚华担任学院董事會主席,北京师范大学教授王振耀担任创始院长。




2020年11月,深圳国际公益学院董事會主席马蔚华告诉南方周末记者,当年筹备工作组为学院注冊一事先后对接过北京、上海、深圳等城市。虽然比尔·盖茨等捐赠人曾希望把学院放在北京,但深圳“敢为天下先”的勇气和创新精神感染了发起人,用一个多月的“深圳速度”给学院提供了实实在在的帮助,包括注冊便利,最终,公益学院落户深圳。
深圳國際公益學院創始院長王振耀2015年接受媒體專訪時,曾立下目標,“爭取在五年內,建一個有國際水准的公益領域綜合性的學院或者大學”。




公益學院的教學辦公場地,從前海夢工廠到福田國際創新中心,幾次搬遷。目前,深圳國際公益學院在深圳和北京分別設有教學點。




曆經五年摸索與發展,公益學院建立了一整套覆蓋公益慈善領域的基礎教育體系,在讀及校友已經累計超過5000人,他們來自全國31個省(直轄市、自治區)和香港特別行政區及歐美20個國家和地區,將近30%校友有多元身份,40%有商業背景。




2020年,学院第二届董事會换届,并同步全球招募遴选新院长。




经过多轮面试,最终董事會决定聘请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全球金融发展教育中心主任严骏出任第二任院长。




據了解,嚴駿在五道口金融學院期間,開創以成功企業家和知名投資人爲培養對象的全球金融GFD項目,將GFD發展爲國內同行中招生規模更大、影響力更廣的高端金融與管理教育項目,並引領市場多年。同時,他還與日內瓦大學等國際名校探索國際公益教育合作,在推動公益與可持續金融、社會企業創業與科技創新等領域努力踐行。


新院長將會給公益學院帶來怎樣的改變?一個在工商管理和金融教育領域實踐多年的管理者,爲什麽會轉身投入公益教育,加盟深圳國際公益學院?上任後,他會遇到哪些挑戰、對學院做哪些組織變革?作爲第二任院長,嚴駿對于公益學院下一個五年又有哪些思考?2020年12月8日,南方周末記者在公益學院深圳校區采訪了嚴駿。





“选择我,董事會有勇气”




南方周末:時隔幾年,我這次注意到,學院現在的LOGO加回去了“深圳”兩個字,這跟您的新任有關聯嗎?


嚴駿:入职后,我第一次看到学院给我印制的名片时惊呆了,发现整张名片都找不到“深圳”两个字,一问得知是有意拿掉的。此后我在几次不同的会议上建议要把“深圳”两字加回去。为什么要把“深圳”两个字加回去?首先,学院的注冊地在深圳;其次,“深圳”本身是一个有着强烈地标性、识别度的名词;再者,公益学院也正好诞生于此,如果不在这里扎根,永远打不出品牌。




南方周末:這背後的邏輯是什麽?


嚴駿:舉個例子,麻省理工學院如果把“麻省”去掉,誰知道它,誰能記住它?理工學院全世界各地都有。如果沒有麻省兩個字,就會造成身份模糊,進而難以成爲一個強勢品牌。


深圳國際公益學院的發展要立足深圳,面向全國,輻射全球。學院要深耕深圳本土,緊隨深圳步伐,建設公益教育的先行示範學院,同時,爲把深圳建設成爲名副其實的慈善之都貢獻力量。




南方周末:您過往的職業經曆多與商科教育、工商和金融管理有關,與公益教育或公益管理交集不多。您上任後我聽到一種聲音,聘請一位來自金融學院的人出任新院長,似乎要把學院辦成一家金融學院。對此,您怎麽看?


嚴駿:老实说,董事會选择我,他们还是很有勇气的。


正如你所說,我過往經曆裏跟公益教育、公益慈善沒有太多接觸,也沒有在公益圈工作過。今年,恰有校友去我家,說起學院正在招聘院長,認爲我可以考慮這一職位。閑聊中,他很驚奇地看到我家有一面牆的書,多跟公益慈善、社會創新、社會企業家等相關。




南方周末:爲什麽會收藏那麽多與公益慈善相關的書?


嚴駿:嚴格意義上講,我有一段工作經曆跟公益沾了邊。當時,我們聯合哥倫比亞大學、倫敦政治經濟學院,共同開發一個公益金融與社會創新的項目。合作過程中,我發現這個領域很有意義,國內這一塊發展相對滯後,當時的合作激發了我的興趣,也開始慢慢關注這一塊。坦率地說,我不曾特意鑽研學習這方面的知識,但冥冥之中,我和這個領域産生了交集,積攢了那麽多跟公益相關的書,不少的書還是英文原版的。




南方周末:與以往相比,出任公益學院院長幾乎是一個全新的開始,您有壓力嗎?


嚴駿:说没有一点压力,那是假的。我现在要做的,是如何把压力转化为动力,如何在规定的周期内,用具体的、有效的行动来兑现我对董事會的承诺。


以前,我在金融學院負責金融發展高端專業項目多年,培養對象多是成功企業家及知名投資人。過去20年,我曾先後在外語、法律、管理、體育、時尚、金融等領域從事教育開發和項目管理工作,從過往經曆的階段性熱點教育,到今天踏入公益教育行列,與其說是我個人的選擇,不如說是大變局時代對我的引領。




南方周末:在您看来,您身上的什么经验、特点打动了董事會?


嚴駿:我认为,董事會希望新院长懂教育,对教育这一块有行业经验。我从事教育多年;其次,希望新院长懂管理,有丰富的管理经验,我31岁时就在中外办学过程中出任过副院长,在国内外大学担任过中心主任,还担任过咨询公司总经理;其三,有一定的国际视野,这块我开发过多个国际教育合作项目;其四,有一定的资源,无论是人脉资源,还是师资资源等。综合这些,董事會最后选择了我,所以董事會选择我还是有特别考量的。




打造全新項目“全球社會企業家”




南方周末:據我了解,您到任後開始了密集的內部調研,跟不少教職員工進行了深入座談。對于學院現有課程體系,您有什麽想法和打算?


嚴駿:在学院相关部门的支持下,我们将对现有教育产品进行优化和迭代更新,推出新的教育培训体系。原有的公益網校(POA)和国际慈善管理项目(EMP)通过与印第安纳大学礼来慈善学院开展学术合作,全球善财领袖项目(GPL)通过与法国南特高等商学院可持续发展公益慈善项目的迭代,更新为新的GPL全球善财学者项目,以及与日内瓦大学合作的GSE全球社会企业家(可持续资产与财富管理方向)等项目,将成为学院公益教育新的核心品牌。




南方周末:如何理解“全球社會企業家”這個新的教育項目?


嚴駿:現在,越來越多的企業開始注重企業社會責任,越來越多的企業創始人有意識開始做公益,但如何科學、有效地做公益,他們心存疑惑。我們也注意到,有些企業因爲所做的公益不專業而引發輿情風險等等。


“全球社會企業家”教育項目將與全球百強名校日內瓦大學展開深度合作,通過兩年課程學習,幫助中國乃至全球企業家構建一套完整的現代的公益知識理論與社會企業實踐體系。




南方周末:這個教育新項目的招生對象是誰?


嚴駿:招生第一條線是成功企業家和知名投資人。如果從年齡上區分,四十歲左右。也可以適度放寬報名條件,比如新經濟領軍人物和新生代代表,也是我們期望能招到的學員。




五年內,學院或有獨立的永久校園




南方周末:加入公益學院之前,您對公益學院是一種怎樣的印象?


嚴駿:用幾個我的學生或朋友的疑問來回答這個問題。我到任後,他們不約而同地問我,深圳國際公益學院到底是一個什麽性質的學院?從課程體系來看,涵蓋公共管理、社會學、法律、傳播、金融等不同領域,公益學院相當于是一個以公益慈善爲核心的綜合性學院。


另外,还有一个被问得最多的问题,你们学院在哪?我说,注冊地在深圳,目前办公场地是政府补贴租赁的,还没有一个永久性的独立校园。但我希望在我这个五年任期内,能为学院找到一处永久校址,哪怕我到第五年聘用期满时学院永久校址只开始了一个启动仪式,比如动了一铲土。我也相信,我们应该拥有属于公益学院的独立校园,这也是学院董事會的愿景之一。


目前,我們已經開始接觸相關政府職能部門、公司和校友,就永久校址這一重要事項展開溝通、洽談。




南方周末:可否設想一下您心目中五年後的學院?


嚴駿:希望學院紮根深圳這片沃土,真正擁有國際化風範,擁有成體系的、有市場核心競爭力的教育項目産品,擁有屬于學院自己的獨立永久校園。


其實,我9月到任以來,也有一些朋友問,你們公益學院的收入高嗎?有人願意去你們那工作嗎?因爲當時我還未看到財務報表,所以我沒有正面回答。在我看來,我希望公益學院的同事們能在一個環境友好、員工友好的狀態下舒心工作,擁有一份體面的跟市場相對應的收入,且呈逐年上升,另外擁有一條暢通的職業晉升通道。




不要把公益慈善標簽化




南方周末:對當下中國公益,您怎麽看?


嚴駿:過往一些企業家學員告訴我,他們對“慈善家”這個叫法很緊張。因爲,一旦被貼上慈善家的標簽後,會有各種各樣的人、機構或項目通過各種方法找到他們、尋求捐助。“500萬?不行的話,那50萬行嗎?50萬不行,那5萬行嗎?”類似這樣的印象感受,我從企業界聽到不少。


我個人覺得,找企業家給公益項目籌款沒問題,但需要考慮周全的是,除了讓企業家捐款之外,還能爲他帶來什麽?如果沒有這個意識,也沒有去反饋,是不行的。


這麽多年,公益界一直在成長,但依然有很大的空間。尤其是在與企業共同成長的過程中,資金只是一部分,更多應該考慮到一個企業家對社會的貢獻,包括時間、才能、可撬動的社會資源,將捐贈建立在創造共同社會價值上,挖掘共同的使命,提升社會問題解決能力。




南方周末:公益該如何向商業學習?


嚴駿:我認爲公益事業要發展,不僅僅是靠現有的公益圈。如果僅僅靠公益圈,大家雖然也很努力,做得很辛苦,但未必能達到理想效果。我認爲打破公益和商業的邊界是重點,要激發中國的企業家創造社會價值的激情,用商業的效率和企業家的精神來做公益,讓更多的企業家將更多的才能帶入公益圈。


在我看來,所有公衆上市公司都應該是社會企業,除了爲股東負責,還應承擔更多社會責任,創造社會價值。雖然社會企業在國內還沒有明確的界定標准,但這將是大勢所趨。


雖然社會企業在國外早已不新鮮,但我預感,下一個十年二十年,社會企業可能會得到中國社會的廣泛認同,公益也會成爲中國大多數企業家願意投身其中的事業。




南方周末:相比商業領域,您覺得中國公益生態完整嗎?


嚴駿:我個人認爲目前中國公益生態還不夠完整,但競合已日趨激烈,需要向商業領域學習的地方還有很多,比如效率、規模化,比如如何基于有限的公益資源,通過組織化運作來解決一些真正的社會問題。


這些年來,我面向的群體是成功企業家、投資人,他們大多是商界和金融界的精英人士。據我觀察、了解,這些人在創造顯赫的物質財富的同時,不少人也一直在思考,財富之外,什麽是真正的價值追尋?我想,財富本身不是目的,而是要利用財富,推動社會價值的創造,推動人類社會的可持續發展,提升人類生活的尊嚴與成效。


感謝有這麽一個契機,讓我加入公益教育行業,可以與大家一起,將商業資本引向公益,將公益精神注入商業之中,讓更多的資本長出精神,讓“財富向善”成爲時代潮流。







分享到:

新聞 活動 /

Latest News and Events